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竞彩足球资讯 > 分析预测 > 正文

关注球员心理健康——痛在其身,更在其心

2017-07-07 15:00:46 来源:新浪爱彩 已浏览:
正值夏季休赛期,大部分英超球员都在抓紧时间,享受夏训到来之前短暂的度假机会,但对于另外一小部分球员来说,他们离开球场的时间显然太长了,长得仿佛看不到尽头。长期伤号们不得不与队友们分开,在另一个地方接受治疗,独自面对漫长的复建期。对正在芬奇农场完成复健的谢默斯-科尔曼来说,休息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星期。他和他的队友雅尼克-博拉西耶都处于重伤后的恢复期,在其他队友归队准备季前训练之前,他们就得回来,和队医一起继续自己的康复工作了。路漫漫其修远兮,他们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

英超还有很多正在经历伤病折磨的球员,他们或者断腿,或者十字韧带撕裂,或者有其他骇人的伤情——包括阿森纳的卡索拉、伯恩茅斯的威尔逊、曼城的京多安、热刺的拉梅拉和沃特福德的萨拉特。

而对于那些合同接近到期的球员来说,伤病让他们的未来充满了未知数。且不说他们能否重回受伤前的水平,球员能否重建信心也是个问题。伊布和威尔希尔都在这一拨伤号的名单里。

太多的胡思乱想对伤员并不好,甚至还不止“不好”这么简单。克里斯-拉姆齐曾经在QPR教练组任职,现在是俱乐部青训营的技术指导。他很坦诚地告诉了我们他球员时代无休无止的伤病给他带来的影响:“我的膝盖接受过七次手术,后背三次。我可能在抑郁中度过了很多年。”他回忆道,“人们并不能理解长期伤病和抑郁症的关系,不管抑郁的症状有多隐蔽。”

“这是一种循环。在伤情刚刚诊断出来的时候,你会产生抗拒和愤怒,你可能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接受现实。你会开始考虑你的合同,考虑自己正处在职业生涯的什么位置,如果球队换了对你不熟悉的新教练,会不会买新球员来替代你——这是最坏的结果。当你受伤的时候,你总是有一大把时间来想这些事情。”

米希亚-格尔维斯是运动心理学的领头人,她曾经在英格兰女足工作了六年的时间,她和拉姆齐在QPR的青训营也有合作。作为布鲁奈尔大学的高级讲师,她近期带头了一项关于长期伤病球员的心理引导的研究。在球员工会的支持下,她的团队一共得到了75家职业俱乐部、近50名曾经经历过长期伤病的球员的反馈。

“我们发现,大部分受伤球员没有得到过心理辅导。”她指出,“只有一小部分人会选择向他人倾诉自己的苦恼。我们问他们是否曾经感到焦虑和孤独?99%的人表示自己或多或少经历过心理上的崩溃。试想,当你远离球场,而康复似乎永远不会结束。作为一名位于金字塔顶端的球员,这是你唯一的身份,当伤病从天而降将你打落到泥土深处,你只能坐在那里想:‘现在我是谁?’巨大的失落感将占领你的脑子。”

如果一家俱乐部想拥有最高规格的青训体系,那拥有某种形式的运动心理学部门是一个硬指标。但是在成年队,心理辅导部门却不是硬性要求。格尔维斯相信,能意识到长期伤病对球员的生理和心理皆有影响,对伤员的恢复会有很大的帮助。一般而言,康复期的球员将会定期接受医生、理疗师、体能教练的指导,但是在这个团队中,心理医生却是可有可无的,尽管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伤员需要心理辅导。

“我们希望找到伤病和寻求帮助的球员是否有必然联系,为此我们和球员工会的顾问有过交流。答案是肯定的。对处在这样一项‘硬汉运动’中的球员来说,如果他们开始寻求帮助,那么他们的问题一定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与此同时,球员的赌博行为也越来越多。伤缺期漫长而乏味,失败的情绪控制、花边新闻、各种各样的负面事物伴随着伤病而出现。意识到伤病不仅是对身体的伤害,也是对心理的考验将会给康复工作带来很大帮助,但是目前为止,这一思想还没能成为主流。

在QPR的青训营,格尔维斯的团队致力于挑战这项困难的任务。作为球队幕后工作组的一员,她会从心理学角度对球员的康复进展进行评价。这里有一个范本展示了幕后工作组是如何合作的:一名12岁的小球员受了重伤,现在理疗室认为他已经能回归训练了,但是格尔维斯对这名小球员的心理测试却表明,这个孩子正处于害怕再次受伤的恐慌中。于是小球员的回归日期被推迟,好让格尔维斯帮助这个男孩战胜恐惧。三周之后,男孩以饱满的身心回归了训练场,再次投身于足球之中。

拉姆齐想要尽可能给青训球员所有方面的帮助,尤其是当球员遭受长期伤缺的时候。“有的孩子会感到绝望,他们的家长像我们报告孩子们的行为发生了变化。家长说:‘只要他们在球场上一切顺利的时候,他们就能过得很开心。’心理问题在足球世界里是一项禁忌的话题,人们不喜欢公开谈论它。但是要战胜心理困难,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找到那个有办法帮到你的人。我们正在尝试给教练员提供辅导,帮助他们理解心理学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

训练教练员是方法之一,但对拉姆齐来说,一名完全合乎条件的运动心理医生是很难找到的,这个人必须要能掌握足球工业与人之间的平衡:一方面,要能适应足球世界的规则;另一方面,也要保证将球员和俱乐部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有很多假内行。”拉姆齐说,“他们不过是看上了足球行业来钱快。关键还是要找到一个甘于奉献、毫无私心的人,我们希望这名心理医生拥有专业知识的同时,也发自内心地愿意了解足球工业。你得对足球这个大环境有十足的理解,这样才能找到问题的关键。过去在这一点上,整个足球界都失败了,没什么人能够真正理解戴着膝盖护具长达六个月是什么感受,也不理解为什么战术要求把球传到远门柱,更不会知道如果球队降级了,连场刊销售员的工作也会岌岌可危。”

格尔维斯认为,当下足球工业正是缺了这样一个为伤病球员的心理健康而存在的角色,而当下人们在伤病球员的需求问题上,仍然存在很大的误解。“有一份报告是关于斯图里奇的,报告里描述了他心理上的脆弱。”她说,“我只希望他能够找到倾诉的对象。球员工会的顾问是为那些掉下悬崖的球员而设的,但在我看来,我们要防止球员走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这些危机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如果球员能够有一份合理的复健规划,他们完全有可能满血复活。”

“假如把长期的伤病看成是一趟旅行,那么旅行过程中将要面临什么挑战,取决于你挑选了什么样的旅伴。当你的前十字韧带报销了,你得做手术,就会感到很无助,做什么都要别人帮忙,你回到训练场,发现大家都表现得比你好,而你还担心自己会不会再次受伤,害怕自己跟不上球队的节奏,于是你越来越紧张,越紧张就表现得越拘谨。在伤员百分百恢复之前,他们会经历一系列心理上的考验。我们需要特别关注某些关键的过渡期和时间节点,帮助球员度过难关。”

如今,足球产业的金钱投入如此巨大,我们理当利用一切可能的资源,不仅要帮助球员摆脱伤病尽快回到球场,还要帮助他们是以饱满的心态回来的。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关注新浪爱彩公众号

洞悉最新优惠资讯和购彩秘籍

微信号:sinaaicaizx

© 此文版权归新浪爱彩所有,非商业性转载请注明来源新浪爱彩及原文链接。商业转载请先联系我们。

活动专区
安全联盟